CHUS FERNÁNDEZ: “我在TOUR PROMETO里用到的都是最先进的设备”

七月 9th, 2018|

Pablo Alborán巡演Tour Prometo的灯光设计总监Chus Fernández光临Fluge基地为巡演排练,并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此次巡演的设计方案是如何开始酝酿的?

这项工作是与舞美总监兼影像设计师,Salva Alborán之间的一次密切合作。我们开始不停地开会,交流各自的想法,还有如何聚焦设计主题。 我们当时急需一个演出的重要元素,从这个元素出发,我们决定以一个固定结构为基础来开展工作。我们考虑了几种方案,经过了几次会议,许多意见交换之后,决定采用一个菱形结构来作为舞台的一个中心元素。它应该不仅为舞台设计增添很大的活力,同时还有在里面结合影像内容的可能,我们就是这样在中心元素上达成一致的。它还会包含像素映射(Pixel Mapping)的模块,我们还研究了一下市面上现有的各种素材,因为,尽管如此,其实我最初计划的10×10的模块来达到高一点的分辨率,但是后来我们做了一点专业素材的市场调查后,还是决定采用现在我们看到的:Nexus 5×5。一旦确定了这一点以后,我们还发现了它很多的可能性,就是我们还可以让它在表演的过程中动起来,来让它产生出不同层次的灯光变换。另外,它还可以在特定的时刻充当舞台布景,因为它对影像也有补充作用。

你在这次巡演中运用到哪些设备?

我用到的所有设备都是最新一代的:Robe MegaPoint作为刚刚上市的最新一代设备,我觉得它有很强劲的光源,是一个对上一代的不足有很大修正的聚光灯。它吸收了可以变换CMY颜色的优点,这样我们就得到了比上一代丰富的的多色彩的多样性。另外,发现这个可以在特定时刻加入强聚光灯的办法后,我还决定加进去BMFL,Wash/beam。这款聚光灯尤其的多功能,即能当Wash用,还能当Beam,甚至Spot用。除此之外,在LED部分,我选择了Robe Spiider,原因是我之前的工作中用过Robe 300 LED W。它的区域概念深得我心,它通过各区域不同的颜色,能混合出RGB不能提供的效果。另外,它还能在特定的时刻提供特定的光感。就算只用一个区域,或者两个甚至更多区域结合:部分区域固定,其余区域采用Fights/fails,等等。对我来说它是一个变化多端的聚光灯,它还有一个叫做Flor的中心素材可以当做聚光灯的图案薄片来用。还有就是,为了找到合适的激光灯,我前前后后地考虑过,然后在我来Fluge参加了puertas abiertas的公开交流会的时候,我被Minuit Une惊到了。我原本就考虑给表演加入镭射,在交流会上看到它们以后,我知道它们就是我想要用在这次巡演的镭射了。因为它们不仅可以给你镭射的穿透力,还能在特定的时刻给舞台布景增添魅力。

你这次的工作是如何统筹规划的?

我是从十月份开始计划这次设计的,一旦确定了此次的想法概念以后就开始寻求各种可能性,寻求不同的灯光渲染的可能性,一直到你们现在看到的,我们最终的选择。从那起我们便开始了灯光部分的工作,然后就是在Wysiwyg上建立照明程序。尽管Wysiwyg确实可以帮我确定方案的某些基础,但我更喜欢进行现场器材的操作。因为你在模拟屏幕上看到的不是你肉眼会看到的真实效果。我们首先在Wysiwyg上编制方案,打好基础,然后我们实战演练了将近20天。方案制定其实很具有复杂性,因为我们得同时添加很多不同素材。我们所有的Pixel Mapping的模块都是在一个视频服务器上完成的,但除了在服务器上,在控制面板上也有结合,以此来拥有两种选择:插入视频或者把它们当做有色彩和质感的wash来用,并由控台操控,而控台我选择的是Gran MA2。这个控台对我来说是当今市面上最好的控台之一,在编程的时候它可以提供特别多的可能性。在这个方面,有两个人对我的帮助很大,因为我们有大量的编辑工作,当时我需要有人能在某些时候帮我分担一些,Juanma和Javi帮了我很多。方案编程完结之后,我们得让它跟时间码同步。最后阶段,另一个我认为我们做的非常正确的选择是,把D3定为巡演的视频服务器,它给我很大惊喜,尤其是制作Mapping的时候它的简易性,还有它能提供的丰富的可能性,然而 这次巡演我们才只用了它能支持的一小部分功能。

 

你在技术和方法方面的有什么体会?

与Fluge的合作是一个大的优势,因为它是一个国际化的公司。你能拥有影像,灯光和音响的很多资源。因此,不管出现了什么问题或者需求,只要通知公司,立马能得到解决。另外,你还可以在录影棚内工作,随时随地,你需要的东西都在手边就找得到。

这次巡演背后的工作量很巨大吗?

并不是,方案编辑是复杂的。我们这次使用的是64个模块我们在控制台现有的功能中最大化地利用了它,用到了Bitmap和模块的像素效果。在控制台上制作Mapping来对你想要采用的效果加以选择,这个过程是不可思议的。我认为我们达到了满意的结果,我个人对编程是相当欣慰的,我也认为这个表演是值得一看的,看到它的人会喜欢它,感到欢欣。

舞台上不同的器材是如何分布的?

首先,第一个很清楚的决定就是侧边桁架的布置,我的想法是让侧边桁架灯光和中央的灯光结构做一个延续,因此我选了的桁架结构可以让聚光灯呈现一个菱形来跟中央灯光结构统一。这个桁架带有36个Robe Spider,中央灯光结构则由64个Chauvet的Nexus AQ组成,外部的菱形结构还用到了变速马达和24个 Robe MegaPointe和8个Minuit Une。大屏幕上方的桥架上则是16个Mega Pointe和4个 Minuit Une。地面的补光是由12个wash/beam 的BMFL和12个Spiider组成的两侧的通道。我忘了说,还有一个给我惊喜的聚光灯是SGM Q7,它是一个LED聚光灯,但也可以用作观众灯 ,同时还能作闪频灯。Q7则用在了地面侧通道上,两边各4个,台前的观众照明则用到了16个,我们还在侧屏幕的两边,用每边10个BMFL和9个Q7组成了框型结构。我们还用到了8个烟雾制造器,因为在一个表演中,烟雾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镭射,有了烟雾才能出效果。然后就是面部补光了,我用的是Suntrips,共14个。

你对结果满意吗?

我觉得这是一个相当完整的表演,我们成功地将影像和灯光完美贴合。这两个要素对每首歌的表达都进行衬托。我觉得这会是一个受欢迎的秀,大家会在演唱会上非常尽兴。